足球比分网

人生

改錯容易知錯難

時間: 2020-01-30

  網紅復旦美女老師陳果,最近出了一個小差錯,惹了麻煩。在一次講課中,陳果一如既往地以睿智的人生導師的口氣對同學們說:“不論你是中年、少年、青年,還是耄耋(màozhì)之年……”這一錯,讓美女教師更加舉世矚目了。硬幣都有兩面。出名有出名的好處,同時也有弊端。如是我等凡夫俗子,就這么一個雞毛蒜皮的小錯,算個啥呀。而陳果不行,她太紅了。于是在網絡上,“màozhì”如春天的柳絮,漫天飛揚。
  
  在北京大學120周年的校慶時,校長林建華講話。他鼓勵青年人“要勵志,立鴻鵠志,做奮斗者”,然而,林校長卻將“鴻鵠”念成了“hónghào”。一時之間,臺下出現了笑聲。其實在講話即將結束時,林校長又將“莘莘(shēnshēn)學子”念成“菁菁(jīngjīng)學子”,只不過此處抓小辮子的人不多,有的還為此辯護,說是“菁菁學子”也不算錯。實際哪有此一說?
  
  2016年12月,剛剛上任的云南省代省長阮成發,出席云南高鐵的一個通車慶典儀式,阮在致辭中說:“回顧歷史,云南曾經是較早開通鐵路的省份,鎮(滇)越鐵路云南段于1903年10月開工修建……”這一下,讓網友笑掉大牙。有人甚至稱其為“阮鎮越”。
  
  套用葛優的一句臺詞:“黎叔很生氣,后果很嚴重。”名人出差錯,影響很大。最大的影響,是名人的知識水平、學歷含金量等等,受到質疑甚至奚落。難怪林建華校長感嘆:“成本的確是太高了一些。”不用說,這幾位名人,當知道自己出了差錯之后,一定會后悔莫及,一失語成千古恨,終究覆水難收,只能刻骨銘心。他們改正錯誤的速度,可能比劉翔跨欄的速度還要快。
  
  “人不能踏進同一條河流”,也不會犯同一個錯誤。然而,如果從頭捋一捋的話,這些名人畢竟是在無意之中出錯的。換言之,他們非但不知道自己錯了,反而以為自己的讀音字正腔圓。但萬萬沒有想到,無意之中卻鑄成了大錯,留下了笑柄。我們常說“知錯就改,就是好同志”,然而問題在于,他們事前并不知道自己錯了,又何談改?由此可見,有些人,你要讓他改正錯誤并不難,甚至極其容易。但要讓他們認識自己的錯誤,特別是“提前”知道他們的錯誤,就太難了。曉得要尿床,寧可不睡覺。問題是,尿床是不可預防的呀。
  
  尿床不可預防,錯誤還是可以預防的。就以將字讀錯音而言,首先,本人要有扎實的漢語功底。不能保證不犯錯,但盡量不要犯小兒科的錯誤。以上3人,均有博士學歷,之所以被人詬病,是因為犯了比較低級的錯誤,特別是阮成發,主政云南,居然連省的簡稱都不知道念什么,這樣的錯誤真是低到塵埃里了。其次,犯了錯誤,要有人給予指正。我所知道的,當林校長讀錯了音,臺下傳出了笑聲,因為許多人知道林校長念錯了。想來,那時的林校長,心頭肯定會閃過一絲不安。然而,阮省長4次將“滇越鐵路”讀成“鎮越鐵路”,全場居然鴉雀無聲,死水不瀾。難道那些出席會議的官員與群眾都不知道省長讀錯了嗎?肯定不是。那為什么明明知道讀錯了,仍然讓他繼續將錯就錯、一錯到底呢?因為,沒有人敢說話。就像《皇帝的新裝》所講的,皇帝明明什么也沒有穿,在光天化日之下丟人現眼,可是,所有的人卻齊聲叫好,最后由一位不知好歹的孩子捅出了真相。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但有過不知過,知過不改過,過就還是過。錢鐘書奉調參加中共中央毛澤東選集英譯委員會工作。一次,他在翻譯中發現,有段文字說“孫悟空鉆進龐然大物牛魔王肚里去了”,他覺得不對。錢鐘書從小就把《西游記》讀得滾瓜爛熟,曉得孫猴兒從來未鉆入牛魔王的腹中。委員會就此事請示領導胡喬木,從全國各地調來各種版本的《西游記》查看,最后證明錢鐘書是對的,才把這句話給改了。為此,胡喬木還說錢鐘書“夠狂的”。原山東省泰安市委書記胡建學曾說:“官做到我們這一級,也就沒有人管了。”他所說的沒人管,很重要的一個內容,是沒人管他們犯錯誤。看看阮省長4次讀錯云南省的簡稱滇,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