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

人生

簡單

時間: 2020-02-16

  街上有幾種共享電動車,有兩家做得最好,但每一次我都固定選A家的。原因倒不是這家的功能特別齊全,恰恰在于它的簡單。
  
  這兩家電動車,一個用微信掃碼,一個用支付寶開啟,旗鼓相當;一個側立式支架,一個底架式,都很方便;都是實心輪胎,都是左手轉鈴,騎行里程也差不多,但被選擇的效果差別很大。為了結果的可靠性,我取兩家擺放的車各二十部,發現B家剩余電量都在三十千米上下,而A家只有十千米左右。很明顯,大家的選擇都差不多。
  
  我看出了B商家的努力。他們在街頭擺放了更多的電動車,對車型做了很多改進,并做了許多活動,使功能更全、更完備,使車身更華麗,但收效甚微。他們對“騎行”的判斷出現了偏差,沒有找到癥結所在。
  
  兩家電動車最大的不同不是外形,不是配套設施,而是騎行開始時的設定。A車是騎上去扭動轉把即可騎走,而B車考慮周全,怕騎行者在沒做好準備的情況下,一扭動轉把就行駛會受到驚嚇或摔倒,深思熟慮后,別出心裁地增加了一個驅動程序:必須先踩兩圈,車子才能騎行,以確保安全。這個裝置使得兩車在紅綠燈路口停車再啟動時,表現大不一樣:A車已經過去,而B車的騎行者正在吃力地蹬著車子,處于停頓狀態的電動車是笨重的,它會使得騎行者手忙腳亂左支右絀,險些摔倒,引得身后的車輛叫聲一片。
  
  用流行的話說,這是“想多了”。這是象牙塔里的設計,設計者沒有騎上電動車,去“百舸爭流”的街頭溜一圈,他們不懂得,對于最簡單的騎行來說,就要以最簡單的方式呈現。畫蛇添足的結果并非是因為他多畫的四足影響了他的成績,而是他畫的不再是蛇。簡單的往往才是事物本身,添加越多反而離本質越遠。
  
  這讓我想起1998年世界杯決賽的下半場,巴西主教練扎加洛換上盤球大師德尼爾森,以求控制中場,為羅納爾多喂球。德尼爾森上場后不負眾望,假動作戲耍法國隊,招牌過人動作“騎自行車”讓人神乎其技——但也“技止此耳”,他過分享受盤帶的快感,不能送出有效的傳球。花式的足球不再是真正的足球,而是表演。足球需要果斷、力量、視野,需要在耐心之外的一擊斃命。法國隊正是用“簡單粗暴”的搶斷,果斷堅決的射門,一次次威脅巴西隊球門,并最終以三比零全取三分,奪得大力神杯。
  
  有一次去山里玩,在一個大媽家訂了午餐。她為我們宰了一只土雞,在柴火灶上烹煮。我們圍坐椿木八仙桌前,饞巴巴地等著美味。大媽微笑著將一盤油亮的土雞端上來時,我看到了伙伴們眼中的失望。大媽為了照顧我們“城里人”的口味,居然在里面加了八角花椒之類的調味品。土雞已經不再是土雞了。
  
  在所有的樂器中,我最喜歡的是拙拙的古琴,它的表現力并不強,與鋼琴無法比肩,我喜歡它卻正因為此。它是它自己,那種簡拙、澀滯、樸素的聲音,與真正的自然最近,與天籟最近,或者它就是天籟的一種。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世上的附加又豈止是“五”?B車的設計者如果找不到癥結,一重重的添加,會讓它成為一種水陸雙棲、地空通行且裝飾華美的豪華“戰車”——只是,這還是共享單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