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

人物

余天一:中國版“植物獵人”

時間: 2020-02-03

  余天一,1996年出生在北京,從9歲起就瘋狂地愛上了植物。一次,他得到一本《常見野花》,就沉迷于其中的植物圖,接著又看《北京植物志》。很快,植物圖鑒就滿足不了他的胃口了。IBE攝影師團隊工作照草場退化的標志性植物狼毒擬耬斗菜
  
  有一天,余天一偶然在書上看到綠絨蒿,瞬間就被它湛藍的顏色吸引。這是一種野生高山花卉,生長在海拔3000米~4000米的流石灘和冰川的前緣。初一暑假,余天一終于說服媽媽帶他去云南,雖然走之前查閱了不少資料,但這次并沒有看到綠絨蒿的蹤跡。
  
  他不甘心,初中畢業后再一次踏上綠絨蒿尋找之旅。一位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博士,帶他爬上海拔4000米的高山。背著沉重的單反相機和微距鏡頭,經過走幾步歇一會兒的艱難行程,余天一終于在流石灘上看到了挺拔鮮艷的綠絨蒿。后來,他就有了“少年植物癡”的雅號。
  
  其間,余天一從野生動植物科普圖書入門,自學了林業專業的大學課程,某些方面的知識水準相當于“林業大學畢業生”。從小學到高中,他沒有任何一個暑假宅在家中,全部用來到全國各地“尋寶”。
  
  在余天一眼里,任何植物都深藏著許多秘密。他要記錄它們的成長,要為它們寫日記。他的微博上貼過一張巖生銀蓮花的照片,那是他和幾位植物愛好者探險時偶然發現的。一大叢巖生的銀蓮花,如白衣仙子般在風中舞蹈著,花朵很大,貼著地生長。當時下著雨,他們只好輪流打傘和拍照。那一個個驚艷的剎那,無比珍貴。
  
  余天一很崇拜恩斯特·威爾遜,這位英國皇家植物園丘園的花匠,為了尋找奇花異草,于1899年春天來到中國,風餐露宿,進行了長達12年的植物采集歷程。余天一想做一名中國版“植物獵人”,去各種偏僻的地方尋找稀有植物。這些年來,他跑遍了北京周邊所有的濕地。余天一最愛一種叫槭葉鐵線蓮的植物,它是北京的特有物種,生于山區巖壁或是土坡之上,花朵潔白,類似動物界的大熊貓。余天一覺得槭葉鐵線蓮可以帶動整個區域生態環境的保護,他呼吁更多的人重視北京的植物多樣性。
  
  2014年高考完不到一個星期,18歲的余天一就接到了IBE徐健老師的邀請,同一批植物專家一起參加了對青海瀾滄江源的調查,他負責那次行動的植物拍攝工作。這也是他第一次親身經歷植物調查,他是其中年齡最小的成員。
  
  IBE是影像生物多樣性調查所,主要是針對某一地區生態、物種的多樣性進行影像方面的調查,搜集物種的信息,包括它的GPS位置、拍攝細節。這樣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到十萬八千里外的動植物是什么狀態,同時為生物多樣性的保護提出可行性建議。余天一覺得此舉意義非凡!扎曲河河灘上的紫紅假龍膽
  
  在瀾滄江囊謙河段的巖壁上,余天一和隊友找到了20世紀末才被發現的物種——王氏白馬芥。還有僅分布在流石灘的圓穗兔耳草,青海標志性物種青海刺參,以及絹毛苣等。這次青海之行,他們創造了發現6個植物品種的新紀錄。而此前,它們被認為早已“銷聲匿跡”。王氏白馬芥縱紋腹小鸮水彩速寫余天一
  
  瀾滄江源頭附近有一個叫扎西拉烏寺的地方,上面不遠處就是雪豹的棲息地。令余天一驚訝的是,當地動物與人類和諧共存,基本沒有距離,植物也是一樣。這也讓他在頗受啟發的同時,更加堅定了做“環境衛士”的決心!
  
  也正因為這份執著的熱愛,2014年,余天一考入北京林業大學環境藝術設計專業,業余時間投入到植物科學繪畫工作中。2015年,他開始在《博物》雜志開設專欄,進行科普文章和科學繪畫創作。之后,他還與人合作,出版了《桃之夭夭》一書。
  
  此后幾年,余天一還多次為新物種及科普文章創作墨線圖和彩色插圖,圖文先后在《人與生物圈》《中國國家地理》《知識就是力量》《中國綠色時報》《森林與人類》等媒體上發表,并廣受好評。2017年,他還獲得第19屆國際植物學大會植物藝術畫展銀獎。
  
  如今,余天一的足跡更是遍布遼寧、內蒙古、河北、浙江、山西、新疆、四川等省區。在一些人跡罕至的野外,余天一常常可以發現物種新記錄。
  
  平時,余天一還利用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平臺進行科普宣傳,使公眾認識濕地之美,從而自覺珍愛濕地及其生物多樣性,最終為自然保護事業匯聚更多力量。余天一還在“知乎”上熱心解答網友關于植物的疑難問題,向公眾介紹各種珍稀物種。到2019年,余天一已成為擁有大批粉絲的“網紅植物大神”,以及媒體眼中的“博物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