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

中國新傳說

合格的“路霸”

時間: 2020-02-14

  吳仁是古井坪村人。這天,他開著面包車回家,剛到村口的檢查站,就被檢查員羅小虎攔住了。
  
  見吳仁的車停下,羅小虎從檢查站內走了出來。羅小虎留著板寸頭,左右胳膊上各文著一條張牙舞爪的青龍。羅小虎對吳仁說:“吳叔,把車門打開。”
  
  吳仁忙下了車,從口袋里掏出一支好煙遞過去,說:“小虎,車上什么也沒有,來,抽支煙。”
  
  羅小虎把煙一擋,說:“吳叔,既然什么都沒有,就把車門打開嘛,檢查了就放你回家。”
  
  吳仁知道,這羅小虎當年因為當車匪路霸,被判了八年,服完刑回家,剛好,村里設立茶葉檢查站,差一個公益性崗位,村主任嚴家軍就讓羅小虎在這里任職。這個公益性崗位得罪人,沒人愿意做。
  
  吳仁知道來硬的不行,就打了個電話,對羅小虎說:“你等一會兒,派出所的陳所長要過來一趟。”
  
  過了十多分鐘,一輛車開了過來,從車上下來的,正是本鄉派出所的陳所長。見陳所長走過來,吳仁忙跑上前去,說:“大侄女婿,你來了,給評評理……”
  
  羅小虎當然認識陳所長,他服刑回來后,按規定,每半年都要到派出所匯報一次。現在,羅小虎聽見吳仁的話,才知道吳仁和陳所長是親戚,他原本理直氣壯的心忐忑不安起來。
  
  只聽陳所長問吳仁:“二爸,你打電話讓我過來,有什么事嗎?”
  
  吳仁說:“羅小虎不準我進村。”
  
  羅小虎也急了,解釋道:“他不讓我檢查他的面包車。”
  
  陳所長對羅小虎說:“咦,你們村里怎么設了個檢查站?又搞車匪路霸這一套。”
  
  陳所長這句話,讓羅小虎有些崩潰,他忙對陳所長說:“我讓我們嚴主任給您說。”說完,他跑到一邊,給村主任嚴家軍打電話。不料嚴家軍掛斷電話,發了條短信過來說:“我在縣里參加人代會,兩個小時以后再說,你先自行處理。”
  
  羅小虎只好回過身,對陳所長說:“陳所長,設立這個檢查站,是經過村民代表大會同意的。”
  
  羅小虎說,古井坪村的古白茶樹原先藏于深山老林中,就像古井坪村一樣默默無聞。五年前,一個大學教授帶學生來這里做植物科研,偶然品嘗到香茶,大為驚訝,說這可是茶中極品。教授通過考察,發現這些古白茶樹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甚至還有上千年的古茶樹,這些古茶樹結木成群,結群成叢,含有多種對人體有益的礦物質和氨基酸,而且口感極佳。在大學教授的宣傳下,古井坪村白茶聲名鵲起,曾炒到千元一斤。可是后來,因為市場需求量大,本村有些人將外地的白茶拖到村里,冒充古井坪村白茶濫竽充數,不出兩年,就將古井坪村白茶的聲譽毀壞殆盡,茶葉價格跌到百元一斤。嚴家軍是剛當選的村主任,他召開村民代表大會,根據古井坪村三面懸崖、只有一條公路通往村外的特點,在村口設立了檢查站。在嚴家軍的整飭下,古白茶價格又恢復到千元一斤。
  
  講完這些,羅小虎對吳仁說:“你是村民代表,當初設置這個檢查站,你也是舉手同意了的。”羅小虎又對陳所長說:“這個檢查站在鄉政府有報備,鄉政府已經批準了,是合法的。”
  
  陳所長聽了羅小虎的話,點了
  
  點頭,對吳仁說:“二爸,既然是合法的,你就讓他檢查吧。”
  
  吳仁咬咬牙,打開面包車,車內果然有兩大袋茶葉,估計有一百多斤。吳仁說:“車上有茶葉不假,可這些白茶都是我拉到縣城去賣的,沒賣完,又拉回家,不可以嗎?”
  
  陳所長聽吳仁說得有理有據,就點點頭,對羅小虎說:“也是呀,人家拉到縣城沒有賣完,現在拉回村里,也不違法吧。”
  
  羅小虎說:“泡杯茶,檢查后便可知曉。”說完,他隨手在吳仁的茶葉袋里抓了一撮茶葉,走向值班室。羅小虎將茶葉放進一個玻璃杯內,用冷水浸泡了半分鐘,將浸洗的廢水倒掉,然后倒入沸水。不一會兒,就見玻璃杯內的茶葉筋骨舒展,一根根斜立在杯內,標準的一莖三葉,如舞動的少女。羅小虎對陳所長說:“這茶葉的形態,一看就不是我們村的。”
  
  陳所長好奇道:“怎么講?”
  
  羅小虎笑道:“你再看看本村的古白茶,對比一下。”說完,他又拿出一個玻璃杯,從一個茶筒內抓了一小把茶葉扔進杯里,如法炮制。只見那茶葉根根筆直挺立,兩杯茶放在一起,不一會兒,吳仁的茶葉慢慢沉到杯底,但羅小虎泡的白茶茶葉卻依然如銀槍般直立。
  
  接著,羅小虎又把兩杯茶遞給陳所長,說:“您嘗嘗。”
  
  陳所長先嘗了吳仁的茶,說:“挺香的。”接著,他又品味了一下羅小虎的茶,說:“香,醇,另外,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羅小虎說:“是微微的回甜。因為我們古井坪村是花崗巖地形,花崗巖易風化,含有硒,所以,茶葉略帶甜味。”
  
  陳所長點了點頭,對吳仁說:“羅小虎說得對,你車上的茶葉不是本村的茶葉,是外地的茶葉。”
  
  羅小虎說:“我這里有個賬本,吳叔,你共有古白茶樹三百六十棵,一棵古茶樹出干茶五兩,您今年應出售一百八十斤茶葉。可我們從收購商那里得知,您已經賣了兩百斤茶葉,超出的二十斤怎么解釋?”
  
  陳所長聽了,對吳仁說:“二爸,你這么做,如果把古井坪村白茶的品牌又搞砸了,那是一輩子也修復不了的。羅小虎,你就按村里制定的村規民約處理吧。”說完,他上車離開了。
  
  見陳所長走了,吳仁開始對羅小虎態度曖昧起來,他左右掃視了一下,見四下無人,從口袋里掏出一沓鈔票,塞在羅小虎手里,說:“你放我進村,這就算我倆合伙的錢,等這批茶葉賺了,我六你四。”
  
  羅小虎“呵呵”一笑,指著門上的監控,對吳仁說:“這個監控和嚴主任的手機連在一起,你賄賂我,嚴主任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這錢作為賄賂款,是要沒收充公的。”
  
  吳仁搖了搖頭,打了個電話,對電話里的人說:“我認輸了。”
  
  幾分鐘過后,陳所長又開著車回來了,不過,這次一起來的還有村主任嚴家軍。嚴主任對羅小虎說:“根據你這里的數據統計,我們確定吳仁賣假茶。我找吳仁談過一次話,吳仁卻表示對你不信任,說即使他不賣假茶,別人也會把外地的白茶運進村里,偷偷出售。于是我和他打了個賭,如果他能把這批白茶運進村里,就算他贏了,否則,他以后再也不準賣假茶了。”
  
  吳仁低下了頭。
  
  陳所長對羅小虎說:“你這個公益性崗位,是派出所考核的,雖然一年才兩萬塊錢,但你成功地通過了考核。不過,我建議你以后穿一件長袖,把這兩條青龍蓋住,以免影響村里的形象。”
  
  羅小虎說:“一定一定,明天就穿長袖襯衣。”
  
  嚴主任說:“剛才我沒接電話,騙你說在開會,你不生氣吧?”
  
  羅小虎說:“怎么會呢?我坐牢時,是村里的人幫我家里的忙。回來后,你不嫌棄我不說,還給我找了份工作。我想過了,只要守住了我們村的古白茶品牌,我家里那幾百棵樹,一年也能收入十多萬。想想以前,要不是家里窮,我也不會當車匪路霸。”
  
  嚴主任笑著說:“你現在不光是合格的‘路霸’,還是品茶的‘茶霸’,有你守住我們這條路,守住這個品牌,大家都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