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

成長

18歲,想在心里下一場流星雨

時間: 2020-02-03

  在大學的日子算不上波瀾壯闊,倒也不是乏善可陳。有時,排練完的夜里,總會散落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對未來的擔憂,對自己的不滿意。有時候我總想拒絕長大,盼望著所有成功都能輕松獲得;有時候我討厭極了自己的懦弱和無力,卻又一再選擇逃避;有時候不經意敞開自己,卻在下一秒選擇戴上面具,拒絕一切會讓自己受傷的答案。世界不完美,我們也不完美,想要的那個自己總是很難實現。生活向來是殘酷的,不是裝備富足打掉怪獸就有資格成為下一個勇士,它教會我最大的信念是,相信趨勢。
  
  《我是江姐》演出結束后,老師覺得我有一定的可塑性,也更加關注我的課業和表演功力。當時老師有個5歲的小女兒,大概是受家庭的影響,老師覺得像我這種年齡較小的學生想象力會更加豐富,所以對我的喜歡日漸溢于言表,經常在課堂上點撥和指導我。心里感激老師賞識的同時,更多的是擔憂,這種眾目睽睽下的關懷讓我有點無所適從。后來系里再排大戲讓我做主演的時候,我都會或多或少打起退堂鼓,因為一處小小的差錯都會讓我自責好幾天。
  
  恰逢當時湖南衛視《一起來看流星雨》的劇組來學校選角,或許是為了檢驗自己到底能不能走好這條路,我錄制了選角所需要的視頻資料,大概老天也聽到了祈禱,我很幸運地進入了候選,通過面試后最終出演了楚雨蕁這個角色。其實同時段我還進入了某知名導演新電影的女主角候選,但我沒有做好承擔突如其來的“名氣”和所有言論的準備,于是不顧爸媽的反對放棄了這個大銀幕處女作的機會,轉而接受了湖南衛視的邀請。那時候,我腦袋里總是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小心思,我來自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家庭,如果借著大銀幕一夜成名,總會招來各種非議,我的家庭、朋友、身邊的一切都會被毫無保留地掏空,再三考量下從電視劇開始一步一步走進市場可能會更踏實一些。當一枚從天空中劃過的“流星”,也許不起眼到只會被小部分人看到,但不會耀眼到成為夜空中最亮的星,就這樣默默的,就很好。
  
  我的選擇讓想重點培養我的老師不理解,甚至很失望,尤其是放棄大制作電影的機會去拍一個在他們看來沒有任何營養的泡沫劇,老師覺得我火候未到,過于急功近利,就像一件還未貼上質檢合格標簽的商品被匆匆上架一樣。我明白他們總是希望我更好,做一個有品質的演員。但圈子之外的那個標桿,卻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要練就多么強大的內心才能從容應對那么多嘈雜的聲音?況且,我不能接受因為一炮而紅而被大家孤立的可能——那些過去的故事提醒著我。這一次,我還是保持了沉默,沒有解釋太多。其實我只是不想讓老師對我抱有太大期待,生怕她們的期待落空,我不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只想從最簡單的做起。
  
  拍《一起來看流星雨》的那段日子,現在想想其實也挺心酸的。作為一個新人的我時刻告誡自己,做演員就是要多吃虧、多吃苦、眼里有人、心里有戲,千萬不能給電影學院丟人,也不能辜負老師們對我的信任。于是,我每天都在啃劇本、做角色小記,結合老師平日里給我的指導和建議,爭取把每個鏡頭都用最合適的方式展現出來。當時沒有經紀人和助理,事無巨細都要自己操心,所以戲里戲外忙個不停,身心俱疲。《一起來看流星雨》可以算我戲份比較多的一部劇了,有1000多場,而全片僅用了3個月就拍完了。每天留給我睡覺的時間只有兩三個小時,剩下的每分每秒都在高速運轉。對自己嚴苛是一個專業演員的基本素質,我絲毫不敢懈怠和馬虎。拍攝后期還是碰到兩件讓我頭疼的事:戲里熱,戲外冷。由于整部戲我都沒用替身,所以很多日光景都要站兩三個小時,被暴曬久了臉開始蛻皮過敏,自己也沒時間去購置護膚品,只能硬扛著,上妝時皮膚就像被冰刀刺穿一般疼得刺骨。當時劇組所在酒店沒有熱水,每天只能洗冷水澡。我本身體寒,《流星雨》拍完后也確實落下了一些毛病,現在每次拍戲,我都必須請一位中醫隨組定期治療。雖然選擇了這條路就意味著做好了戰斗的準備,但一個人單打獨斗,也難免捉襟見肘。《一起來看流星雨》是我給自己18歲的慶生禮,盡管現在看來略顯稚嫩,卻是對青春最好的告別。當年拍戲收入寥寥,扣完稅就基本用作下一年的學費了。
  
  拍完《一起來看流星雨》之后,我逐漸走進了大家的視野,其實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當初選擇進組拍戲只是想好好釋放自己,和所謂的名氣、紅不紅沒有一點兒關系,畢竟電視劇和大銀幕完全是兩條不同的養成之路。然而,大家對我放棄銀幕機會而轉投電視劇市場多少有些疑義——這種強烈的心理落差讓我既矛盾又混亂。其實我能夠理解,從進入電影學院那一刻起,學校的初衷就是希望我能做一位有質感的演員,只可惜慢慢地,越來越多的人給我貼上了“山寨”的標簽。這個標簽聽起來不太舒服,并不是因為我被簡單加上某種定義或者符號,而是因為人們習慣了總是把“看到的”當作“真實的”。在電影學院那4年,機會固然重要,但沒有相稱的實力,也只是曇花一現罷了。認真出晨功,努力學表演,把姿態放到最低,我想就算沒有“楚雨蕁”,也總會有下一個“她”被你們看見。
  
  在汪國真的《熱愛生命》里,人們都記住了那句“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而我更喜歡“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只要熱愛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當我們得到很多的時候,才會發現,對于錯過的那些珍貴,曾經多么心不在焉。
  
  我從來沒有想過世界上會有終南捷徑,也從不后悔自己在可能完全錯誤的地方浪費了感情。即便現在我還是沒想明白,怎樣才算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只是有一個模糊的答案。我想它會越來越清晰,謝謝你們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