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

成長

時間: 2020-02-16

  床,古人稱榻,即床榻、臥榻,北方人稱炕、鋪,文言稱枕席,甲骨文“床”寫作“爿”,《詩經》中有“載寢之床”,可見床的歷史至少有3000多年了。
  
  清人李漁云:“人生百年,所歷之時,日居其半,夜居其半。日間所處之地,或堂或廡,或舟或車,總無一定之在,而夜間所處,則只有一床。”若按一個人九九八十一歲壽命計算,大約有27年要與床作伴,一生約有三分之一時間要在床上度過。上床下床,便是一天、一年、一輩子。
  
  床,是人類休息的天堂與夜晚的仙境,是人們生命的驛站和幸福的港灣。病了,是床支撐起我們虛弱的身體;累了,是床驅散我們渾身的疲勞;困了,床又送給我們一個個甜美的好覺。
  
  世上的美夢,離開床大約也做不成,床擁抱過地球上所有人的夢,目睹了世間酸酸甜甜的故事。人類最甜蜜的果實也是在床上釀造的,千百年來,在床上誕生的那多少億個新的生命,更是讓全人類都為之驚嘆、興奮,可見床之重要。
  
  從曹丕“明月皎皎照我床”,到龔自珍“好月簾波夜,秋花馥一床”,可以這么說,自從有了床,有了香甜的睡眠,我們至少獲得了生命中三分之一的幸福。
  
  2
  
  一年秋天登華山,來回一百多里山路,幾千級臺階,累得我腿都抬不起來了,渾身好像散了架一般,骨頭都是軟的,這時,我最最渴盼的唯有床。好不容易找了家小旅館,淋浴一沖,往床上一躺,四肢展開,雙眼微合,那個舒服勁兒呀,就甭提了,仿佛一下成了世上最幸福的人,此時,就是國宴我也不想去了。
  
  除了水與食物,每天我們最離不開的便是床。哪怕你再偉大,也難將床拒之門外,別說一月一周,就是離開一夜也很難忍受。日求三餐,夜求一眠,忙了一天,人的最好歸宿也只能是床。塞萬提斯說:睡眠是餓者之肉食,渴者之飲料,凍者之溫暖,熱者之涼快。它令一個牧羊人與帝王平等,愚人與智者并存。
  
  睡夢中不存在窮人與富人,哪怕你擁有千張床也只能睡一張。即使睡在草窩里,只要睡得香窮人也富有;即使睡在玉床、珊瑚床、水晶床、金床銀床上,若整夜整夜睡不著富翁也貧窮。
  
  3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李白的詩頭一個字便是床。一張床,一片月光,寫盡了人間的思鄉之情。我一直不解,李白當時為何不寫窗前明月光、門前明月光、屋前明月光,或院前明月光、街前明月光,而偏偏要寫床前明月光,或許他對床情有獨鐘?有人說床指井欄,可我倒要問:夜深人靜的,李白獨自一人跑到村口井邊干什么?去井邊靜夜思?
  
  可以想象,古人沒有電燈、電視、電腦,沒有手機、網絡、微信,沒有卡拉OK,特別是那些遠離家鄉的游子,天一黑,便早早上床入睡了,而偏偏夜深又難以成眠,于是,睡不著的李白,側身看到了透過窗口灑在床前的那一大片如霜如雪、夢牽魂繞的月光,舉頭、低頭之間,思鄉之情油然而生……
  
  大唐月光沐浴過的這張床,終于凝聚成了一首千古絕唱。
  
  4
  
  我好躺在床上看書,已成為多年習慣。因躺著看書,既休息解乏,又讀了書,一舉兩得。這大概受了名人的影響,許多詩人就以“半床明月半床書”為榮,蘇軾經常“讀盡床頭幾卷書”,陸游也是“床上堆書信手拈”。
  
  年輕時,我喜歡把幾十本書在床靠墻的那一面擺上一溜兒,睡覺之前把床頭的臺燈打開,看了這本看那本,想看哪本隨手拿哪本,方便極了。看完了這一溜兒,就再換一溜兒新的。看書看累了,隨便把書往枕頭下面一塞,不一會兒便進入了夢鄉。書與我同床,書與我同伴,書與我同眠,書與我同夢,與杜甫“花嶼讀書床”、秦系“琴書共一床”同樂。特別是在嚴寒的冬天,屋里既沒暖氣又無爐火,冷得坐不住,上床鉆進被窩里,手捧一卷書,真是愜意極了。床外零度,而這時正看著《春》,是書如春還是床如春,此時已分不清了。
  
  一次,我住院做手術,躺在病床上一個多月,在同屋病人的呻吟聲中,我竟陸續讀完了十幾本名著。床,仿佛成了我求知的一小片土壤,我沒有理由讓它在身邊白白荒蕪,以書為犁,日積月累,竟也能犁出一片綠色。
  
  有一成語“床頭金盡”,語出唐張籍《行路難》詩:“君不見床頭黃金盡,壯士無顏色。”形容身邊的錢財用盡,陷入貧困、拮據的境地。而我床頭只要有書,“黃金”是永不會盡的。
  
  5
  
  女兒三四歲時,最愛在床上蹦蹦跳跳,一會兒翻跟頭,一會兒打個滾兒,一會兒還讓我的身體斜支在床上當她的滑梯。女兒每天踩得床“咚咚、咚咚”亂響,但床上蕩起的她的笑聲更響。
  
  一天,女兒突然不再蹦也不再跳了。我問她這是為什么,她說:“我每天在床上又是蹦又是跳的,是不是把床給踩疼了?床肯定也知道疼的。”
  
  一句話把我給說愣住了。此后,女兒再也不在床上蹦蹦跳跳了,上床睡覺也變得輕手輕腳。
  
  人對床還是有感情的,睡久了的床如老朋友,夜夜在一起不愿分離,哪怕床的款式過時了也不愿換,除非搬了新家。新婚開始新的生活,擁有一張新床是多么重要。
  
  人受了傷或生了病更是離不開床,床會為你療傷、陪你養病。父親74歲時臥床不起,天天與床相擁在一起。謝謝床,陪伴著父親度過了人生的最后7年兩千多天。我愧不如床,無法天天陪伴老父親。
  
  床默默伴隨了人的一生,床與人待在一起的時間最長,床知道的秘密最多,最清楚人的內心與感情世界。床幾乎是一個人的半部傳記,可惜床不會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