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

人生感悟

事比名長久

時間: 2020-02-15

  有個前輩,20世紀60年代初開始寫作,他創作的一本書曾經重印20次,在文壇上有一定知名度,當年還參加過著名的第四次文代會,然而,我對他的名字一無所知。老先生寫的是兒童文學,其時肯定也有不少朋友讀過他的作品,只是那時還在農村讀書的我沒有機會接觸這些,因此也就不知道就在離我的城市不遠的地方還有這樣一位作家。
  
  我喜歡讀畫,也知道古今中外一些畫家的名字,比如莫奈、凡·高、畢加索、范寬、八大山人、黃賓虹、劉海粟、齊白石、徐悲鴻、黃永玉等,然而,我相對了解的這些畫家與在社會上著名畫家的數量相比,絕對是九牛一毛。不說別的,中國美協會員和各省美協會員少說也超過10萬人了吧,我能說得出名字的,還真的沒有幾個。
  
  一個人是很容易被別人遺忘的,遺忘的原因有很多,有的是因為圈子因素。在某個圈子里,你確實很被認可、光芒四射,但到了圈外,這種光就被無數的其他光稀釋了;有的是由于時代性,某個特定的年代,你作品適應了人們的思想觀念、審美意識,一時之間,粉絲如云。后來社會向前走了很遠,人的內心發生了變化,你的作品再也引不起別人的興趣,知名度也就降下來了。換句話說就是:不是你不牛,是世界和時間太強大。
  
  對于知名度,我們還真不可以太在乎。知名度確實跟人的成就有一定關系,卻未必成正比。早些年,芙蓉姐姐、鳳姐、木子美等都非常出名,但論起實實在在的人生成就,我周圍那些默默地做企業的、當律師的、做老師的朋友不知要大多少。既然知名度不是人生成就最可靠的呈示方式,一個人太在乎,就顯得舍本逐末了。
  
  人生最可靠的應該還是所做成的事功。海子生前只在《十月》《草原》等少數文學報刊發表過詩歌,其中《十月》還是他的好友西川在那兒做編輯。西川有意識地想把他拉進北京的詩歌圈子,但聚會時,除了西川,沒有人理他。海子跑到四川,與詩歌界的朋友聊天,他們也對他的詩不感冒。換句話說是,在其生前,海子沒有知名度。然而,海子詩歌的魅力并未因為他當初的知名度不高而降低,反而像黑茶一樣,時間越久,味道越醇厚。
  
  生活告訴我們,一個人能不能產生知名度,知名度可以維持多久,其實都是未知的。我們唯一可以做的是:看準一個目標,投入足夠的時間與精力,不管前面是萋萋芳草,還是泥沼爛坑,也不管腳步踏出之后是否還有回頭的機會。有破釜沉舟之心,有撞了南墻也決不言悔之志,我想再苛刻的命運之神也會對你露出欣賞的微笑。只要做成自己想做的事,就算沒有知名度,或知名度不長久,又有什么關系呢?
  
  有句話說,“事比人長久”,意思是說,人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但他做的有意義的事會留下來。現在我想改一字,叫“事比名長久”,你的功業、建樹、成就,才是你名垂千秋的真正根源。